尺尺

我叫尺‖能被大家喜欢就好了(*'▽'*)♪

【山组/SO】Fall.
初次投稿,请多指教w
智月的第一份礼物
1.
东京的深秋,是厚重的赤色。
东京的人流如红叶错乱飘落般,每个人有着不同的方向,在交错的道路上穿行。傍晚,大大小小的霓虹灯亮起在东京的各个街角,势头仿佛盖过商场音乐声的喧闹,如这东京厚重的赤色抢眼。
但是霓虹灯啊音乐声啊四季不变,秋色却只有一年这些天才有,而且完全不输给樱花盛开的景色,多美啊。樱井翔望着眼前的景色,这么想着。
他等电车等的嘴唇干燥,一看表:十月二十一日,18:23。
已经这个时间了啊....诶,已经二十一日了?
又是这个日子了。
他也离开了五年了啊....真快。今年自然地忘了在这等了呢,有进步了啊自己,是不是说明自己没有他也能好好生活这件事是有很大可能的呢?
可现在他偏偏又记起来了,该死,早知道不看时间了。

他的电车到了,他应该进去,脚却不听使唤一步也迈不出。
不行的啊樱井翔,你在等的人不会从这班车里出来,他不会再回来了。不,应该说他不会再见你了,要不然五年了,他怎么毫无消息。你呢,五年了住的地方没换邮箱没换手机全开,像个钉子一样钉在东京,就是怕他找不到你。
樱井摇摇头苦笑,在一起八年,也不过如此呀。
秋风萧瑟中,他走进电车。

2.
他望着窗外的秋色恍惚着,想起那个人也是在这天离开的。离开那天樱井没有去送别,心中一股无名火,只是在家喝着闷酒宿醉。第二天早上邮箱收到他的邮件说——
“秋天,这天一定会回来。”
到底哪年秋天啊什么都没说清楚,还真是符合这人的说话方式。
樱井啪地把翻盖手机合上,重重的往床上摔去。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回想起十六岁的初春,他和那个人一起行走在樱花的坡道上。
“翔君,你的头上有樱花噢。”
“这样啊,麻烦智君帮我取下来吧。”
明明眼前的人比自己年长,个子却没自己高,他靠近樱井,抬手去取,却怎样都看不见——“明明稍远点就能看见在哪的,靠近了就看不见了呢,讨厌翔君的身高啦,明明以前都没我高的。”
好近!太近了!说话时热气都扑到樱井耳边了。看到那人懊恼的样子又觉得实在可爱,已经不知道是该害羞还是该感叹他的可爱了。
春天,是万物萌发的季节。

然而,春天一开始,万物也开始相继枯萎,只是枯萎的迹象在秋冬罢了。
几年后秋,他离开了日本,带着他的梦想离开了樱井翔与日本。
樱井翔知道,大野智的梦想是艺术,他有极高的天赋又有足够的努力。而樱井翔的呢,他模样帅气,头脑又好,早就规划好了自己的人生并毫无偏离地前进着,早已没有了作为梦想的东西。
他的梦想只有大野智。要是能永远看着他就好了。
然而那封邮件后,再没一点消息。
樱井对于他离开这件事生气而保持着自尊,所以没有发出讯息,但是草稿箱已经爆满。同时,从大野那也没有任何来件。
樱井以为他在国外会遭遇不测,结果半年前在报纸上看到“在法我国留学生获当地著名美院最高奖学金”,旁边是大野开心的笑着和一个比他高出好几个头的外国人的合影。
这家伙不是好好活着嘛,或许在国外还找了个金发妹子。我在胡乱担心什么。
照片上的大野充满了艺术家的气息,跟他这个上班族是两个世界的人。他们无法追随对方。
也该放下了吧,毕竟是少年时期的感情了。五年了自己也活的好好的呀。
这回,樱井觉得自己完全看开了。
“叮咚——”电车门开了,风一下钻入樱井翔的身子里,他紧了紧风衣,毅然踏出车门。
该放下了。

3.
东京的深秋,是厚重的赤色。
在回家途经的公园是,在大野智的画中也是。
樱井的心情本来是像公园那些起舞的落叶一般的,此时那种难受的心情又回来了。
大野一直是在这里画画的,到了秋天,几乎每日都在这里,而樱井每次也在这陪着他看着他画,什么也不做。
“真是微妙呀,学校有名的‘不良’精英樱井翔竟然每天放学坐在公园什么都不做净看人画画,像个老爷爷一样,fufufu。”少年软软的笑起来。
“什么啊...只是以前喜欢不良的装扮加上性格有点叛逆,其他都还是很正常的好吧。话说你才像老头啦。”
“嘿嘿,金发和脐钉耳骨钉很配哟。”
“...我说你好好画画!”
“好啦好啦。”
樱井总是拿他没办法。
“话说,为什么智君总是画秋景呢,很美是没错啦,不会画腻吗?”
“不会噢,每年每天的秋景都会有变化,翔君没有发现吧。树每年长大,落下叶子的样子也就不同。公园里的小孩一年年长大,鸟在公园里的状态不同,这片天空的云也不可能每时每刻是一样的,他们在流动。所以啊,每时每刻都是不一样的景色。”
不愧是他呀,这种细腻是自己永远也比不上他的。
“而且我很喜欢秋天噢,虽然很干燥但是因此可以涂润唇膏涂的更勤了。”
“诶——居然是这个理由吗?”樱井把手上的咖啡递给大野。
“fufu开玩笑的。秋天有我喜欢的红色,是个很稳重的季节呢,很有翔君的感觉,我很喜欢。”
“哈.....”
樱井心跳漏了一拍。不对不对,他只是说自己喜欢秋天而且秋天的感觉像他而已,并没有间接说他喜欢自己。嗯别乱想。
自己还傻傻的兴奋了一秒,我得冷静。
“所以我喜欢翔君。”
“喜欢”
现在,是确确实实听见了。
樱井将大野架在腿上的画板压低,掩住两人的上身,吻了上去。

4.
本以为在一起了会很不自然,结果还是像往常一样,倒是觉得每天看着他更理所当然了。

学校里,大野和樱井两个人虽不同年级,人气却一样的高。
一个是不良外表下的优秀生,一个是充满艺术气息的高岭之花,哪一个都吸引着这个时期的女生。
“ねね,不觉得翔君超帅的吗,头脑好又是贵公子,又受欢迎,我们完全挤不进去呢。”
“对啊对啊,但是不觉得大野君也很不错吗,虽然成绩不好,但是艺术气息的高冷少年,那种气质真是叫人欲罢不能呀。”
“大野君的确是长的很漂亮,但是和翔君的类型完全不同。”
“没发现最近这两个人关系很好吗?”
“哈?怎么可能。”
“你看翔君在窗边看着楼下在笑呢。”
“啊真的。”
往楼下一看,大野正在操场上跑圈。
“关系真好呢...”
樱井听见女生的对话,赶紧转移视线。
女生对他们的评价无一不是这样,大野经常被形容是一个冷漠的人,有着这样的对比,大野就更觉得樱井完美了,更觉得自己哪里也比不上他。但是只有樱井知道,大野智才不是一个冷漠的人,他是个温柔的人。也从中隐隐约约知道了,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。
所以到现在樱井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 ,既然所处世界不同,他怎么可能永远在他身边呢。其实早就做好他会离开的心理准备了。可就是很不甘心啊。他们那时明明这么近,却有着如此明显的距离。

唉,自己年纪越大怎么就越纠结了。

5.
樱井停在公园许久,看着看着,仿佛那座长椅上会有个少年画画,旁边会有个手捧咖啡看着他的人。
有什么好看的,赶紧走。不是有一句话说,“活在回忆里的人是死人”,我要真正的重新开始。
刚想转头就走,发现不是仿佛,貌似确实有人坐在那个长椅上画画。
不可能不可能,多半是别人吧,又不是只有他画画。
再一次转身离去,起风了,红叶大片大片地掉下来,头发与落叶一起凌乱。
“翔君,你的头发上有叶子噢。”
这个声音是——
不不不,幻听吧。
“要我帮你取下来吗?”
沙啦沙啦,落叶停了。
这确实,这确实是从背后传来的。
樱井猛地转身,一个成为艺术家的大野智站在那。
“为什么。”
——明明决定要放下的。
“什么为什么?”
——你却在我要决定放下的时候回来。
“你甚至连一通电话也没有。”
“那时我在害怕,你也在害怕。”
是啊,那个时候我们都在害怕。
那时一肚子气的樱井一通电话打过去肯定会有没完没了的事要发生,单方面要离开的人打过去一定也不能好好和解。与其决裂,不如让这段感情平和美好地结束。
平复心情后,却已经没有一丝勇气拨出去了,明明有很多话想要告诉。
“那时我配不上翔君,因此我付出了五年的代价。所以我不敢告诉你走的理由,我不止是为了梦想而离开。很抱歉那时让你生气了。”
“什么配不上...”樱井倒是觉得大野很完美,他有所有樱井自己没有的东西。寡言冷静,艺术天赋,单纯细腻与敢于追求。
“翔君所有都很完美,我很羡慕翔君,但是我不可能成为另外一个你。所以,所以我必须让自己更有呆在你旁边的资格。”
大野脑子里一幕幕都是把自己锁在画室想樱井想到发疯,疯一样的画画,越想他就越是要画东西。所以他的作品都比一般学生多很多,质量自是不用说。
他的人生是孤注一掷的,对所有事情都不感兴趣的他,只有这条路可走。
“翔君从来都不知道这些吧,你并不了解我。”
樱井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大野,惊讶于这个向来寡言的人,竟说了如此多的内心想法。
其实樱井并不知道,大野其实只是偷偷来这看一眼的,“如果他还在这里,无论他的旁边是否有了其他的人,我就说完自己想说的祝他幸福就走;如果他已经离开这里,那我也不再继续找他”。
这是两个同样决定放下的人。
“我并没有想要忘记翔君,即使你身边的人不是我,我也没有想要忘记过。”
如果那样真的能让你幸福的话。
“呼.....这样啊,我知道了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这还真是很樱井翔的反应啊,大野想。
现在,一定一切都结束了。
“没有了。”
“好,那我们走吧。”
“那你走吧,再见。”
“听什么呢你,跟我走啊。”
“哈?”
没等大野反应,樱井已经拉起大野的手去往回家的路。
“诶???”
“我们回家。”

无论过去五年还是十年,我果然还是,没有办法改变喜欢你这件事。在我身边的人必须是你,必须是大野智。
看开了?要放下?只是逃避“喜欢你却不能得到你”的借口。
这下我再也不能逃避了。樱井翔打从心底这么想着。

东京的深秋,是厚重的赤色。这赤色困扰了樱井翔五年,五年的不甘心,他要用下半辈子要大野智弥补。但是毕竟,大野智赴了樱井翔这个秋天的约定。
End.

评论

热度(28)